【那年你问我:「我的B紧么?」】(01-03)作者:realSTFU
>
字数:3116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那年你问我:「我的B紧么?」

                (1)

  具体时间我真忘了……也许是我选择性失忆?

  干!故事本来是很耻辱的,可怎么不记得日期了……!

  只记得她那天没穿胸罩,广州湿热的夏季,把她的乳房和乳白色T恤贴在了一起。她的每一步都让乳头故意牵动着整个T恤,紧紧的7分裤包裹着细细的小腿走来走去帮我搬行李,白皙的小脚和沙滩拖磨擦着……我仿佛能看见她脚趾上渗出的汗液。她的花芯也应该是鹹鹹湿湿的吧?

  当时我看她那眼神,估计能把广场热舞大妈都能给吓尿了。

  小别胜新婚……我这可是整整一年的旱阿,我需要淫水的滋润!我太渴了,太饥渴了。

  真恨不得就在机场把她扒光了,去舔她胸上的香汗,去抚摸她的小脚,再拨开她湿润的阴唇,好好的仔仔细细的看看我久违的B,再把我的唇贴上去,让我的舌头达到深处,直到我窒息。把我从脚跟到脑所有的洪荒之力喷射到那花芯。
  「老公,阿,老公,啊啊啊啊啊,就这儿,就这儿……」意淫之深,我已经幻听了。

  80%血液都去下半身了,但还是红着眼,傻着脸和她挨到计程车上。淌着臭汗、喘着粗气、顶着帐篷坐在她旁边,一路上司机大哥很懂事的把Beyond的喜欢你放到最大声,应景!

  「XXX酒店,大哥麻烦快点!」

  「急冇得,细佬。」老司机。

  可是魔鬼怎听老司机的劝诫的,我的手腕像被签了线一样,在她的背部抚摸,滑向她的腰际……以下。

                (2)

  我不是一个安分的人,可以说是疯狂的一个人,你也是呢。

  耶诞节酒驾到220km/h,被五光十色的警车拦下,还当着叔叔的面舌吻,哈;交通堵塞时因为无聊,你在车里口爆我,还和邻车大哥哈喽一下,哈哈;
  去闺密家生日趴结果我们在人家草坪上就嗨起来,哈哈哈;去个夜场也能带回个金毛狮王3p,结果人家差点把我也操了,哈哈哈哈……

  海边的誓言,山下的亲亲我我(我曾经向大海说:「XXX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」*3,然后被告扰民……真的)那都不是故事)。

  你我相识是在夜店吧?一霎那的星火就燎原了呢。

  爱是疯的、情是狂的、性是原始的没遮没拦的。

  无奈遇人不淑,你被遣送回国,我也变得夜夜孤枕难眠,醉也许是最好的解脱了吧。你不知道,我也不想你知道!

  你离开后,迷茫的我尝试了很多很多,活地像个rockstar。毒品,酒精和妹子成为我生活的必需品;黑的,白的,花的,我都试过了,除了人妖没试过其他的全玩到腻。但是没有一个能像你一样,让我觉得水乳交融,枕留芬芳。
  是爱还是技术,我不懂但我觉得也不重要,因为就是没有感觉。

  即便我已千锤百炼,但毕竟还未立地成佛;再次见到你,我怎能神情若定。
  老司机把我们送到酒店,房间在6楼,我特么居然没乘电梯……精力旺盛的体现么?

  你一路气喘吁吁和我来到房门前,看你胸脯一起一伏,双乳呼之欲出,你是F阿,流着汗的F杯搭配着香奈儿『chance』的香味呼唤着我。

  我一把摸上去,紧接着就把V领拉到你的腰际,伴随着纤维断裂的清脆声。
  你「啊~~」了一声,然后我的门卡就掉地上了,真的掉了……同时JJ也硬了。

  门绝对是咣的一声被撞开的,我拥者你直接倒在地上,感受着你口腔的湿度和温度。大口地吮吸着女性第二阴道的美液,居然是麻辣烫……?

  不管了,爽者为大,麻辣烫也可以很销魂的。

  门是用脚关的,我是用JB爬到床边的。

  我喜欢广州,妹子都不会穿太多,所以即便隔着黑丝和护垫,我的腿还是被你搞湿了。我不是禽兽,所以我问了「现在不太好吧?」

  我特么真的问了,好吧!

  「别停」是唯一的答案,好吧!

  我隔着衣服,隔着黑丝把舌头硬硬的压在了她的阴蒂上,试图用口水贯穿国产的丝袜+护垫。

  3分钟,我口乾了,她则开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说「我要我要」。
  呵呵,开玩笑呢?

  我顺势而上,手指轻柔的拨开你的秀发向你的耳垂和耳心发动进攻,一圈一圈慢慢触碰,我粘粘的湿湿的唾液撩拨着你的心。

  衣服反正坏了,操!退到腰部,平津战役开始,直攻中路双乳。

  可是她的真的是太大了,我只能一个一个玩,乳头乳晕,乳晕乳头,味蕾和乳房的终极对决就此展开。乳沟、小腹、肩胛骨、肚脐我让你全部沦陷……
  你的下身也在我大腿上使劲地蹭,是汗、是分泌液还是什么我都不管了,就只觉得我下身的跳动在主宰着我的心。

  一把将你的蕾丝内裤扯开漏出那修剪整齐的阴毛,阴道口居然挂着蜜露。这绝对不是手能解决的程度阿,於是我把你的手慢慢拉到我的头部捧着我的脸……
                (3)

  你毫不客气地揪着我的头发,把我的头向你的阴部挤压,毫不顾忌我是否会拨打110求救。

  你们有没有过愿意为一个女人去死的愿望?我当时有了,而且是单纯地为性而有的。

  事实上当时她再用力点,时间再长点我真的会窒息而死,可就算会死我也不愿放弃眼前的一切。

  粉红色的阴唇微微张开,并随着她的喘息有节奏的微晃着,阴道口晶莹的液体一股股地淌了出来,女性独有的香甜一股脑的从鼻腔涌入脊髓;我的舌尖在你豆豆和两片阴唇间游走,时不时的轻轻咬你下,让你玲珑的躯体为之颤动;你也将自己的上衣慢慢的拉到乳房以上,开始迎合我舌头的节奏一下一下揉着胸。
  把你拉起来一把推倒在床上,你红着脸,下身赤裸着,白皙的躯体上还留着我口水的印记,上衣也推到肩膀上的样子让我的眼底都觉得灼热。

  退掉上衣的我趴在了你身上,四目相接的刹那后,你迅速的把头转了过去抿起了小嘴。你特有的say Yes的动作我还没有忘记哦。

  吻着你的胸,撩拨着你的乳头,我摸索着退下了短裤。

  电话响了,你的。一个激灵你爬起来,看了来电显示后按下了接听键。貌似是同事打来的,问问在哪里,午饭在哪里吃,下午的会议如何安排的云云。
  「我在外面呢,一会儿就到公司了。晚上就不出去了,我这边有点事儿。」
  「哦,我刚才不是和你说过了么,这几天有点忙。见了面再聊吧,我慢慢和你说。」

  她挂了电话,我扑过去又把她按倒。

  「我想去洗个澡,刚摸了电话手比较髒. 」她说。

  我满脑的精虫,狠狠地扯着我的面部神经表示不乐意。

  「你今天不是请了假么,怎么还有工作电话轰炸啊?」我问。

  「哎,留学生怎么能懂得我们下海人的苦啊!」你答。

  就日了狗了,你也就回国1年多,你那公司最多算是公用澡堂子……海条羊毛线阿。发自内心的,我感觉到噁心,我突然开始鄙视她的老闆。

  哎,算了,这么久了她肯定也不容易,我太自我了,太不瞭解她的苦楚了。
  「你家人也会来广州吧?什么时候到。」我问。

  「你刚才太用力了,把我都舔疼了,我都担心是不是蜕皮了!」你答。
  「哦,对不起,我太着急了!」我答。

  我了个昆仑翻滚十八擦呀!国外呆久了,这礼貌用语都出口成章了吧,讲的时候都特么不过脑子么?我为澳大利亚羊毛线道歉阿?你当时分明表现很爽的么。
  你说我jj把你搞疼了也算恭维,舌头把你搞疼了算是什么梗。俺家不住在八达岭野生动物园,好么……

  时间和地域真的能改变一个人於无形吧,只要那扇门还没关上就好了,为了实现小目标,何必在意入门绝技是否光彩照人。

  我脱光衣服拉开了浴室的门,透过挂满蒸汽的玻璃浴门,我还是能隐约看见她翘翘的屁股和丰满的乳房。

  「嘿……很久没有一起洗澡了呢!!」我说。

  都说女人矜持,呵,女人也是人,原始的需求是很难用道德和教育统筹的。
  首先这道德和传统是女性定的么?很难想像当初制定这些条条框框的人是什么心态,最「然并卵」的是让性这个最洪荒的怪兽,去和被性创造的社会喝茶论德。现实硬是把最初的适者生存套上潜规则的枷锁,装进猪笼再推入深海还在那儿插个立入禁止的牌子。

               【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